露骨

肆意妄为,

还是

觉知克制。

我必须老实面对自己。

龌拙的欲望,深沉的黑夜,

吞噬

饥渴的灵魂。

她曾告诉我,一切都是正常的,因为我们是人。我们还是人。

戒律该守好,只是还会偶尔有崩塌的时候。

因为我们是人。人,沦为一切无明和贪欲的借口。

开始排斥,至今肆无忌惮的沉沦,深夜未睡,就看她们在交欢,然后心里渴望自己也被一个人侵占。

我曾经以为自己,清心寡欲,直到遇见你。

然后想拥有你。

道德这把丈量的尺,也依然无限权威。我排斥自己白天和黑夜的巨大差距。理性与感性相互交叠,在不同的时间点。

罪恶,在侵蚀。欲望,在蔓延。没有平衡点。

所以我希望都是理性在主导。自然的,欲望减弱,直到最终消灭。可是为了你,我似乎愿意,
当一世罪人。

我唾弃夜里独自幻想能够品尝你的自己,可怜兮兮。

幻想你的蹂躏,满足你征服的欲望,当你忠心耿耿,隨传随到的仆人。

幻想你的爱抚,无法抵制地穿越每一寸肌肤,敏感,细腻,心里痒痒的,撩起了更多的欲望。

幻想你亲吻各处,酥酥麻麻。继续挑逗禁忌。

然后,你的手指。

不说话,交接的四目里,倾诉所有言语之外的爱与依赖。

这是奢望。

更简单的,有你的依赖就足矣。埋伏在胸口,偶尔抬头,相视而笑。轻轻地,吻在唇上。花绽放在心窝里,涟漪不散。我继续玩弄你的发,抚摸你的头。你双手环抱我的腰际,紧紧的,圈住了我的整个世界,到天荒地老。在被窝里,在昏黄的灯光里,在不冷不热的温度里,在我的荒芜里。心贴得很近,很近。四周无声,只听见炙热的心跳,生生不息。

它像我们的爱情吗?新鲜热辣。我希望能够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要一个小屋,种满鲜花。树荫下,挂上秋千,风来了,荡呀荡。把你搂住,我们躺着看书,然后看你睡去。我又偷偷亲吻你的脸颊。你起身,骂我无赖。心里洋溢着甜,被脸上的表情出卖。给你做饭,给你洗澡,给你吟唱。

纯粹不纯粹,还重要吗?我或许只是沉醉在被你需要的虚无里,我并没有爱你。

为什么,两个人之间,不能只有心灵的结合。我不知道,未曾体会。

要,可是该不该。

也没有该与不该。

所以,欲望终究需要被控制,还是任由它肆意妄为。

我想要,后者。

就是,你。

评论

© The_Wanderlust | Powered by LOFTER